回炉再造

自我厌弃期,拒绝ky

【泉レオ 】“呐,眼镜,不戴戴看吗? ”

群里的深夜六十分☆
看了大家的之后我没什么信心写了(躺倒)都写的好棒☆

小学生文笔
ooc
不知道在写什么
部分小说剧情

(果然还是画画适合我)

↑↑以上可以者,请愉快地食用

    “呐,眼镜,不戴戴看吗? ”

       レオ笑嘻嘻地看着泉,他的手里安静地躺着一副黑框眼镜。

      “哈?”泉踢了踢趴在地上的 レオ 示意让他起来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你脑子是装满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才会让你产生这个想法啊?”

     レオ笑了笑,仰起头。
   “ セナ的眼睛很漂亮,所以觉得戴上眼镜会更加好看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 泉有点晃神。

       夕阳的光恰到好处的晕染了一切,这让泉觉得 レオ在发光 ,湖绿色的眼睛倒映着泉的样子,绿得深不见底,却让人无法呼吸,一种令人窒息的美。
        好像看见了什么……
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开玩笑的! セナ有被吓到吗!这可是外星人给予的inspiration哦☆”レオ拿起乐谱,向空中撒去。四散的白纸如雪花一般飘落,却无丝毫美感。
   
“这可是美妙的inspiration啊啊☆”

      看着レオ ,泉没有说话,他清楚的看到,刚刚国王眼底的害怕与惊慌,像是破碎了的美丽而脆弱的陶瓷,国王眼中的世界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 “……喂,起来了。地上很脏的,别玷污了队服啊。”泉一把拎起 レオ 。

      这家伙好轻啊,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啊……
   
“哦哦哦セナ是来和我一起分享inspiration☆的吗!”レオ 一脸期待的看着泉。

      虽然嘴上说出的话语是多么的充满活力,但是眼神却空洞地可怕,像是无尽的黑洞,国王的世界早就在里面崩塌了吗?
泉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  眼前被轻易拎起的人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哼着什么,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容,如果忽略掉眼神,他大概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吧。
        泉这样想着,不留痕迹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 “我说你看看自己,衣服上都是灰了,拜托你也替队伍的形象考虑一下好吗。”
        泉不耐烦地脱掉レオ的衣服,把自己的外套扔给他。
      “我去洗这个,呆在这里别乱跑。要是想走,记得关灯。”
泉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堆,换来了レオ的一个鬼脸和一句好笑的话:“セナ好烦啊好啰嗦!就像妈妈一样!”

   “ 王さま你好烦啊—— ”

      泉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 看到泉走了,レオ无力地瘫坐在地上。
      怎么办,セナ他……好像发现了……再也隐瞒不下去了吗……

      レオ把手中的眼镜戴上,抬了抬尺寸不太适合的眼镜。
      只要是遮住了,就好了吧……
      明明是给セナ的……现在好像有了更大的用处呢……月永レオ你真是胆小得可怕啊……

     就好像红舞鞋,一旦穿上,不可避免地陷入一日一日的重复,跳着专属于自己的死亡华尔兹,在绝望的舞池里,聆听着死神的低语,直到世界终结。要想中止噩梦的循环,只有选择走向毁灭。

  
        他坐在唯一的钢琴前,乐谱整齐地排列在架子上,胡乱而有章节的音符在レオ眼里,就像胡桃夹子里面的士兵,等待着检阅。
钢琴声缓缓流泻出,杂乱的音符在レオ的指尖下变成美妙的旋律。
      突兀地,乐谱里混进去了不和谐的符号,刺耳的杂音,让一切变得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  嗯嗯,看来又失败了…… 

    レオ望着窗外已经染红的景色,模糊而又美丽 ,很不真实,伸出手去触碰,可能会像阳光下的泡沫,拥有一瞬间的美,仅仅只是一瞬间……

      夕阳还没完全散尽余晖,阳光洒在身上却有一种刺骨的寒冷,レオ裹紧了身上的外套。

       看来现在是没有办法见到天蓝色的天空了呢……
       大概是永远……永远……都不会见到了呢……

       泉回来时,天已经黑透了。夏夜的风带走了白天的燥热,树叶互相摩擦出的沙沙声在空旷的操场上显得有些孤独。
      练习室里还开着灯,那一瞬间泉心里有些窃喜。

        国王还没走。

        练习室空无一人, レオ 留下的乐谱四散在地上,纸上幼稚的涂鸦,被涂黑的音符,不满意的旋律……统统都是放弃了的曲子,破碎了的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头顶上的白炽灯散发着阴冷的光芒,。明明是7月,为什么会感觉到有些冷……
        泉无奈的摇摇头,认命般地蹲下收拾国王留下来的残局,他也不忘骂 レオ :“知不知道练习室的电费要我们自己活动兼职付的啊,还那么浪费电,自己却不来工作……真是有够烦人的!”

       忽然,泉看到了一副黑框眼镜。

        蠢到连东西都忘带了吗?

       泉捡起眼镜,发现眼镜下面垫着一张纸,上面的涂鸦不像是音符。

        泉把它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“Goodbye,my knights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  レオ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
       是为了逃避失败吗……

       泉的眼前再也没有那个整天跑来跑去,欢快地哼着曲子,带着一脸让泉心烦却又莫名心安的笑容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失去了 レオ,knights失去了king 。

        国王最忠诚的骑士踏上了归途,他发誓他不会回头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骑士是那种,用献血祭奠国王的白痴生物啊——

       泉可不是那种靠回忆破碎的梦来作为停滞不前的理由的人啊。
       这一次,是真的开始了。

    “呐,眼镜,不戴戴看吗? ”

       这样想着,泉一把将眼镜抛向湖中,湖上以眼镜落下的地方,泛起涟漪,水反射着阳光制造出令人闪耀的假象。
       丢弃了。
       连同对国王的依靠,一起丢弃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需要隐藏。

        泉紧紧握住手中的ipod,里面全都是那个人作的曲,不管是成功的,作废的,奇异的,毫无逻辑性的……他都有好好保存。

         毕竟当时嘲笑自己歌声难听却长着一张好看的脸,让自己努力的人需要学会振作。

        “烦死人了…… 王さま……等你回来看我不收拾你。 ”
       他打开了ipod,按下播放键。

       听着不堪入耳的歌声和不时响起的笑声,泉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麻烦,但是代替王さま去征战,可是骑士们的责任啊。

评论
热度 ( 31 )

© 回炉再造 | Powered by LOFTER